长岛,如何把你忘记~~

发表于 2015-05-09 13:32 发布者:洋葱圈 评论:3 浏览:8665 分享

我把魂儿丢在了海岛上。

(一)初见

    对于久居内陆的山野之人,对海洋、海岛有点敬而远之的意思。我就怕的要命,怕海上没有方向的迷茫,怕海潮拍打礁石,心里感受到的动荡。所以此次长岛之行,当站在蓬莱渡口看海上烟波浩渺,海鸥翻飞,潮湿腥咸的海风把裙裾吹成天上的游云,我觉得我的灵魂已经飘忽起来,一种难以言明的怅惘。海神号轮渡载着岸上的人驶入大海,轰鸣的发动机,海浪滚滚,雪白翻飞的浪花像是长空中的烟白,它在描绘着一条通往世外的痕。海鸥随着轮船飞舞,在甲板游人的投喂里,时不时地欢叫,碧海蓝天下洁白的羽翼,相当和谐的色彩,或许这就是海洋的格调,喜欢海洋的人站在蓝天下,仍凭阳光海风的爱抚,那些飞扬的长发、裙裾、丝巾,尽情的欢呼、大笑,对着海鸥举起的镜头,抛洒在海面上的食物,一起欢腾着在海面上起起落落、飞飞停停的海鸥,尤其是那些红唇美女,玉立船头,扬起花色的丝巾做自己的背景,在蔚蓝的海面、白色的甲板上留下明艳动人的笑容,这些明丽、动感的画面都让我产生身处异国的错觉。飘渺云海间,何处是归程?茫茫海面,没有边际,恍然间在海雾中看到矗立的礁石,那种孤立无援,遗世独立的迷惘变得更加清晰而深刻。当海神号缓缓靠岸的时候,甲板上的色彩都褪去了,退到轮船两侧的栏杆旁,争看轮船怎么停靠,在船身上的减震轮胎和岸上的石壁轻轻亲吻几下后,海神号真的到港了。我们踩着木板踏上了这海中仙境——长岛。

明媚的日光洒满目所能及的地域,那之前的漂泊和迷惘终于有了可以小憩停靠的居所。把手掌罩在眼上,微微扬起头,四面眺望:海堤边绿柳成行,漫步的行人闲适而优雅,街道旁的住房,高矮有致,石块垒砌的基座。整个海岛的初见,让你不自觉把心情散漫开来。海风把碎发吹起,略略凌乱的发丝,慵懒之意袭上心头。住的宾馆正好可以望到海景,窗前即是帆船点点、粼粼波光,如同一帧定格的静物图。泡一杯清茶,轻嘬慢品,蜷缩在沙发上尽情发呆,时光竟可以这般变得慢吞吞如同停泊靠岸的渔船。

    长岛,一片让灵魂休憩的净土,远离尘世的喧嚣。夜晚,窗外是星星点点的霓虹,偶尔有美丽硕大的烟火从天而降。整个海岛给人一种宁谧又充满生机的舒适。看够了窗外的风景,拉上窗帘,卧在软榻上,闭目凝神,会感觉到巨大的海浪轻拍着礁石,整个卧榻成了大海中的摇篮,就这样在漫天星光下摇啊摇,摇啊摇,摇晃着驶入梦乡。我确实做了一个梦,一个飘荡在海上的梦境,衣袂飘飘,那个貌似自己的女孩子从遥远的海面上飘来,不知去向。不知道是自己太多敏感,还是长岛当真是神仙府邸,之后的日子都成了梦游,我迄今不知自己的魂魄归去来兮?

倘若让我选,在这海岛的日子,我定当宅在屋里,实在要出去,也就沿着几条不太宽敞的小街慢慢踱步,再没有比简单起居更适合这里,越简单越平静,我不知道朋友们是不是都能达到心如止水的境地,只是在这样的海中小岛,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纠结,还有什么理由焦灼,还能怎样期待着人世繁华。可是总有朋友是按耐不住的,长岛作为山东唯一的海岛县,孤零零伫立在大海中,旖旎瑰丽的风光,世代繁衍的渔民,光辉灿烂的文化,神奇美丽的传说,无一不是具有魔力的。这样一方人间仙境样的奇丽地,同样是探险、畅游再适合不过的好地方。身处这海岛,我虽放逐了自己的魂儿去,可是这难得的踏足,足以让我带着散漫的心境去细细体察长岛的风韵与内质。就请朋友们不要怪罪我这随性之人,跟着我或许颠三倒四的步伐一起出发吧。

(二)芳草九丈崖



    沿着蜿蜒的海岛公路,驱车慢行,道旁满眼青绿,盛夏时节,处处是生机与热烈。来到九丈崖的时候,我看到白玉观音塑像面东而立,绿草如茵、繁花满地。有挺立纤瘦的黄花,旁枝侧立;有星星点点的小紫花儿,丛丛簇簇,蜿蜒的石阶路边是泼泼洒洒的芬芳。一湾海蓝与白色的海岸抚摸出平滑的曲线,如同一只兰鸥展开的双翅,这便是鸥翅湾。鸥翅湾,因其形而得名,站在铁质皇冠围绕的观景崖台面上,远眺整个海湾,天色浅蓝澄明,海湾碧蓝深邃,沙滩纯白洁净,加之不远处的山丘郁郁葱葱。这些深蓝浅黛、粉紫鹅黄,将整个海湾装点得如图如画。再远眺那开阔的茫茫海面,此处的宁静与温柔更显可爱妩媚,难道一座青青小岛,一湾碧蓝就足以抵挡那沧海的桀骜不驯,那海风与时光的刀光剑影?

    岁月失语,惟石能言。走下盘旋的石阶,海滩遍布大小不一的球石,褪掉鞋子,光着脚掌踩在这些起伏的球石上,感受到天然抚触按摩的舒适,不知道它们经历了多少磨砺,才圆润了自己的棱角,肯停泊靠岸,安放下自己漂泊的石心。海水清澈,海底的水草球石清晰可见,接着西天的夕照,抬头仰望那伫立的石崖,在明亮的浅色光影中,看到他头顶皇冠的侧脸,深沉而温厚。原来是这石崖守候了一湾清浅,他用他亿万年的坚强拥抱着此处的温柔,一个王者的风范没有让人不寒而栗,却使你怦然心动。

    立在崖下,凝视,看石崖斑驳陆离,不知道他经受了多少沧桑巨变。轻轻触摸他的肌肤,坚硬刻骨,早在一亿多年前他从海底升起,恋上了这一方水土,他便不离不弃,不屈不挠地在风雨中屹立了亿万年,实现着自己守护的誓言。海浪侵蚀了他的面庞,却坚定着他的真心,将他挚爱的长岛的岁月年华,一笔笔、一道道刻画到他坚毅的面庞上。沿西侧石阶下行,在九丈崖的身边还挺立着独立的一段石崖,上有朱笔书:九叠石。九叠石塔,层层叠叠,纹理清晰可见,九层石英岩堆积别致,石崖体态曼妙窈窕,宛如一个美丽的少女。虽然有人讲九叠石与九丈崖是“母子崖”,可是我怎么看都觉得九叠石是对九丈崖情有所钟的女孩,像九丈崖守护着这一方水土一样,守护着自己心爱的英雄。看着他们静静伫立在海风中,听涛观鸟,闭上眼细听,似乎听得到他们的低语,那些从远方飘来的问候,又被传送到远方的情话。礁石和大海,那是生生世世的纠缠与恩怨吧。

    暮色凝合,一眼望不尽的深深,怀着深深的感佩离开这石崖与大海的故事,渐行渐远的是我们造访的脚步,历久弥新的是它们不老的传说。

(三)一弯蓝月,一湾情

    已是傍晚,暖暖的日光,我站在堤岸上,闭目凝神,听着这里的海风,细细分辨着风里的故事:亿万年前,这里居住着一对相爱的男女,男人英勇潇洒,女人美丽无双,他们本是天上的神祇,因为男子弯弓射日拯救人间,使女子也受到牵连,被遣送于凡俗世界。这个男人叫做后羿,这个女子便是嫦娥。他们栖居在山坡前的茅草屋中,却没有想象中的平安喜乐,不安于做凡人的嫦娥变成了人间怨妇,时时聒噪不休,后羿无奈之下,离家远游,把嫦娥抛却在这样一个寂寞的海岛。若干年后,当后羿带着西王母送他的神药回到这里,嫦娥依旧貌美如花,一番缠绵,后羿将神药交给了娇妻,相约一起永生人间,哪知嫦娥却受了女巫有黄的诱惑,迷了心窍,独自一人羽化登仙,留下后羿孤苦人间。后羿盛怒之下,本要射杀嫦娥,却不忍为之,折断箭杆,捡起嫦娥遗落在礁盘上的宝葫芦,悻悻离去。最终,嫦娥于月宫,悲叹高处不胜寒,与玉兔、桂树相伴;后羿却被徒儿逢蒙害死于围猎的山谷。故事大致就是这样讲的,海风把它带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在人世间永久流传。哦,你说这是传说啊,你说要拿出证据啊。我说啊,等你听完海风讲的故事,睁开眼看看就知道啦。你看有弯澄澈的蓝月亮,依偎着葱翠的青山,在海风的吹拂下,海面掀起淡淡的浪花,轻轻拍打着满是球石的海岸。那满是球石的海岸,如同嵌满了珠玉,在阳光下闪闪烁烁。这弯恬静的蓝月亮就是天上的新月幻化的身影呐,那珠玑万斛的海滩是嫦娥洒落的思凡的泪珠。多少个日日夜夜,嫦娥于广寒宫中暗自垂泪,思念着这一方曾盛满爱恋的海湾。当日嫦娥乘风而去遗落宝葫芦的礁盘,还默默守候在月牙湾的侧畔,不知道是不是在等待她的再次落足。人们把那块礁盘,叫做“登月石”。

漫步在月牙湾的海滩上,步步珠玑,如环佩叮咚作响。蹲下身子,细看这些晶莹剔透的球石,它们颜色各异、大小不一,却无一不是圆润可爱,玲珑乖巧,让你不忍心触碰。小心翼翼地捻起几颗,放在手心里细细端详,会看到在有的莹润的球石身上,有天然的花纹,有的像是摇曳的海草,有的如同遒劲的梅枝,有的则像是展翅飞翔的海鸥,一朵云,一片叶,一丝翠色,这些美丽的图案像是在无言地诉说着这里曾经发生的故事。这些充满灵气的小东西,知道你捧起来就再难放下,只是它们本来就是这个世界上的独一无二,这弯滩涂在这个人间也是只此一家,这片千米长滩才是它们永久的家。所以你尽管依依不舍地往前走吧,那一身月白衣裙的月亮女神像会温婉地对着你微笑。碧海蓝天下,她默默伫立在长滩上,笑迎踏足这片海滩的每一个人,每一只飞鸟,每一片落叶,不知道是不是受嫦娥仙子所托,还是她深爱着她在人间的幻影,女神与这片海湾同在。

夜色弥漫开来,沿着海堤,走向海滩的礁石,这一湾清澈,碧蓝如洗。星空下,唯有海风悄言,浪花低语。那深黛天幕上的明月,可曾在滴落那婵娟的清泪?只见那朦胧的月色,轻轻柔柔笼起了这一湾深情。到这里月牙湾已经盈满了我的心,我倒真的可以心满意足地归去,期待明日的行程了,只是还是要告诉大家,这湾此刻宁谧的海湾,在白日将是一片欢腾的游乐场,海豹苑中,小海豹扭动着胖胖的身体,在水中唱着欢乐的歌,人们兴致勃勃地投喂着这些可爱的宝贝,鼓掌欢笑;海面上是风驰的摩托艇,悠然的豪华游艇,休闲的海上自行车,直冲潮头的尖叫,飞舞、欢腾的色彩,将是带领您走进另一个世界。而喜静的我要自私地去做一个月亮般的梦境了。

(四)择一隅终老


    轮船慢慢靠岸的时候,码头处搁浅着几只渔船,一个面色黝黑的渔民正在一艘船内弯腰捞捡着海水中的绿色海草。堤岸芳草萋萋,高耸起一垛球石堆,底部白色的拳头大的球石零落在草丛中,像是会眨巴着眼歌唱。同行的小朋友忍不住抱起一颗球石来抚弄半天,又小心翼翼地藏到草丛里去了。那赤膊捞捡海草的渔民听到我们的脚步声,直起身来转身看我们,洒在海面上的阳光,让他眯起了眼,那黝黑的脸庞便多了一丝风霜的意味。很快,渔民又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了,他并不知道在他抬眼相望的瞬间,我们成了彼此的风景。而我看到了梵高的《阿尔的朗卢桥》。

风景并不明晰,没有画作的明丽,因为我们很幸运地赶上了海上的平流雾,远处错落有致的房屋、回廊,在淡蓝色的朦胧雾气中,影影绰绰,时隐时现。蜿蜒的路旁有海石堆砌的堤墙,木栏相绕,围栏内绿植葱茏,红瓦白墙,四散的纱网。红砖顶的屋子,墙壁都是天然石头堆砌浇筑而成,那石块与石块间相嵌的痕迹,本身的色泽,让这座小岛如同童话王国。沿着路,随着人群上坡,拐角的空地处,黑山乡的木牌对联一样嵌在一个宽敞的院子前,原来我们来到的是大黑山岛,一座名副其实的火山岛。“前面就是龙爪山,相传啊,曾经这座岛上有一条蝮蛇,它修炼成精之后就整天祸害这大黑山岛上的居民,天上的龙王知道后,要来惩治蝮蛇精,于是电闪雷鸣,龙王腾云驾雾而来,张开巨爪就把蝮蛇抓起来了,哪知道龙爪太过孔武有力,连岛上的礁石也一同抓起来了。从此大黑山岛恢复了太平,而龙爪抓取的痕迹也永久留了下来,这便是龙爪山的来历。大家可以亲自看看龙王留下的痕迹呢。”随行的导游声情并茂地给我们讲了这样一个神奇的故事。

    龙爪山上郁郁葱葱,多藤蔓植物,而靠近海岸的一侧却是不毛之地,礁石高低不平,立于略微平坦的大石块上,东眺大海,浪花轻拍,云雾飘渺,再转身看龙爪山,凹凸处彰显着龙爪曾着迹于此的证据。当真是有真龙驾雾而来,惊涛拍岸处,为民除害。不过这大黑山岛上,倒是真有不少蝮蛇,不知道是不是蝮蛇精的余孽,但是让人欣慰的是,这些蝮蛇都不再下山入乡,也绝少伤害居民。这也许是龙威赫赫,余震足以威慑这些精怪小虫了。随着人流往前走,已经是下行路了,导游不断叮嘱着:“大家不要走红色边沿外的地方,要在红色警戒线行走,注意脚下安全。”我只顾跟着人流前行,却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种险境了,这海岛之上太容易让人神思恍惚,太多的神迹让你心魂飘荡。等我回过神来,才发觉我跟着长长的人流进入了一条与海相亲的隧道,更确切地说,我走在大海的吻痕里。这是一条海蚀栈道。行走在栈道内,红色警戒线模糊可见,栈道与大海相接,海浪翻来覆去,击打着栈道边的礁石,不知道是不是涨潮时候,这海浪就要漫上来了?抬眼看自己眼前、头顶的礁石,如同千层饼般,层层叠叠,细致精密,是火山石英岩的典型特征。低头看脚下并不平坦的礁石路面,惊奇地发现路面上有天然的海浪纹,是海浪到此的足迹。看蜿蜒的栈道内,游人徐徐前进,夏衣明丽,雾气缭绕间依然清晰可辨,只是不知道在没有人迹前,海浪与这礁石有过多少万年的唇齿相依。走这栈道不仅仅要注意脚下,还要眼瞅着头顶,栈道路面是海浪纹,还有上行下行的崎岖不平,而栈道顶同样崎岖。整个栈道大致如同张开的大嘴,上牙床和下牙床虽不说犬牙交错,但也是凹凸无序,低矮处还需低头弯腰才可通过,所以稍不留神可能就要与礁石亲密接触了。可供游人游览的栈道尽头是上行的石阶,共88阶,被称作“88阶天梯”高悬陡峭,宽度最多容两人通行。行人只需低头看路,努力攀登就好,因为只要稍稍停留下,便阻断了后续行人。最有趣的要数慢吞吞的老爷爷位居队首,老爷爷不肯屈就礼让后面的游人,我们只好以他的速度慢慢前进。好容易爬到龙爪山顶,接着就是下坡的石阶了。丛林茂密,多藤蔓草本植物,有热带树林的野趣。

    “这山上可是多蛇的,灰黑色的斑纹蝮蛇非常多,大黑山岛可是我们国家的第二大蛇岛呢。不过这游人区绝少的,好像蛇都有自己的领地一样。它们也不会伤人,只要你不伤害它。”同行的当地朋友对我们说。跟着游人辗转到崖后才发觉别有洞天,巨大的礁石崖壁,多崎岖穴罅,看石缝中有逼仄的通行洞口,实在想进去一探究竟。这时候雾气又浓密起来,隐约间看到崖壁下零落的礁石,而迎面看到的却是一盏窄窄的小桥连接的石塔与崖壁。立于不远处的石阶上,看小桥上人影绰绰,真心不愿再向前了。自从来这海岛之后,就一直觉得魂不守身,自己私下揣度一定是自己的凡俗之气冲撞了这神仙府邸,所以看那飘渺之境,就望而却步了。倒是从朋友的照片和口中得知,那小桥连接的石塔,边边上仅能容一人贴身侧行,而石塔中间如同开了一扇窗,是为空洞,人可立于其中。小桥另一端的石壁上,则是一条仅通一人的穴罅,穴罅中间就是一条深沟,怪石嶙峋。而这桥下更是别有洞天,有北方第一海蚀洞——聚仙洞,此洞宽4米,高约20米,洞内水流潺潺,高穹陡悬,洞顶怪石形态各异,相传这是八仙聚会议事的地方。进洞约三十米后,有一高大石墙,这就是八仙的会议厅所在了。

    我一个人立在石围旁,看远处云雾飘渺,海天无边界,侧身则看到穿着明丽夏衣的人们,在小桥、石穴、礁石上兴高采烈地合影留念。恍然觉得世界是多维的,我们当真是处在不一样的空间了。轮渡是不等人的,半小时一趟,倘若错过了就要等下一班了,跟随着导游的步伐往轮渡停泊的海岸走,石路蜿蜒,走进村落后,木栏森森,栏内绿植葱茏可人,路旁的石屋,斜顶岩壁,高低错落,古朴中透着点欧美建筑的风韵。真当我欣赏着这些石屋,乐在其中的时候,忽听同行朋友的一声惊呼:“海草房!”伴着朋友的一声惊呼,他们已经快步往海草房的方向跑去了,我跟着他们的脚步,走向前去,不由眼前一亮:人字型的褐色屋顶泛着雪色,看上去毛雪雪的、柔软又蓬松,屋顶外面有渔网笼罩,如同女子用纱网束拢起乌发,又像绍兴人头顶的毛毡帽。随圆就方的、石头堆砌的墙壁,不规则的纹理和不一样的色彩,让整个海草房看起来如同迷你屋,被安放在这人烟稀少的海岛上。

    据说海草房是大海的礼物,先民们用自己的智慧和勤劳将大海的恩赐变成了永久的住所。居住在海边的先民从秦代开始,就懂得了建筑海草房,他们从大海中打捞宽大的大叶海苔等野生藻类,将翠绿的海草晒干成紫褐色,成为非常柔韧的建材。海草春荣秋枯,长到一定高度海潮便将它们成团地卷到岸边,送给准备盖房的渔民,勤劳的渔民早早地就开始收集海草,他们将海草打捞上来晒干整理,等到盖房时,便一层层苫好。用这些海草苫好的房顶冬暖夏凉、不易燃烧、防虫防蛀防霉,寿命可长达百年。而我们眼前看到的海草房,到底有多少年的岁月,不得而知,但是看到有的房顶已经变成了深褐色,零星长着几株狗尾草迎风招摇,看样子大概已经无人居住了。倒也有修葺齐整的院子,房顶还有铁质的大字标志着院子的归属:乔家大院。“这俨然就是个小王国啊。”朋友一边拍照,一边激动得说,“这么好的房子怎么没人住了呢,不行我来这买一栋,等年迈时来养老真是不错啊。”

    游人已经离我们有一大段距离了,我们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海草房。登上了船,朋友还是叨念着要在岛上买一座海草房。我站在甲板上看着渐行渐远的大黑山岛,那些云雾间时隐时现的石屋,觉得那是另一个世界的生活,一个千百年来以打渔为生,以海为家的人们组成的世界。对我而言只能说心生喜悦,却是没有朋友的心向往之,倒是想起冯唐写过一篇文《择一座城而终老》。或许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有的就是山野乡民,扎根厚土,绽放亭亭华盖;有的就是大海的儿女,乘风破浪,云帆沧海;有的注定要有颗生着翅膀的心,翱翔天际,漂泊一生;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宿命,不一样的选择。

人世有一隅:碧海、蓝天、绿树、褐色的海草房。

18 顶一下

对不起,您所在的会员组没有评论权限。
总共有3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