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岛——离岸的明珠

发表于 2015-04-29 11:18 发布者:最亮的星 评论:0 浏览:302 分享

从蓬莱阁出来,四点半许来到码头,登船。船是客货混装的,甲板以上是乘客,甲板下的船舱里装车。上完人,再进车,到岸,先出车,再下人。所以虽然海上行程约40分钟,整个过程连带买票排队,却用了一个多小时。我们一行中不少人是从未坐过船的,所以很兴奋,站在甲板上张望。去年在青岛,泽泽只坐过一次快艇,这回上了真正的船,在四面无际的大海上漂浮,自然也很高兴。

泽泽扶着栏杆站在船舷上,任由海风吹拂,专注地看着船行进中激起的白色浪花,起伏绵延的海面,那些或远或近的船,时而飞临的海鸥,以及暖暖的落日,她一点都不害怕。而这本应是她睡觉的时间。几天前就告诉泽泽要出去旅行,而她更关心的是去的地方远不远,住不住宾馆。头天晚上,泽泽自觉的早早就睡了,不想凌晨两点就醒了,问我们,为什么天还没有亮。这样一直到四点,她都没有再睡扎实,也很麻利地起了床。我们五点集合,上车没多久,泽泽就靠着妈妈睡着了。而在蓬莱阁的整个游览过程中,泽泽跑来跑去,上蹿下跳,都没用大人抱,还在海边折腾了一番,应该是极累了。在妈妈的坚持下,泽泽还是回到船舱的座椅上,不一会就随着了。等到船靠岸,我抱着泽泽下船,泽泽渐渐醒了,等车时又来了精神,和今天刚认识的小伙伴你追我赶。

长岛的旅行,是靠岛上的旅游公交车。已近傍晚,导游带我们乘车来到住处,是在长岛人民医院的路口附近。长岛的渔家饭店很规范,都有标牌。条件当然一般了,一处院落,房间套房间,一溜几张窄床摆满每间屋子。窝憋的院子里放了几张饭桌,很是拥挤。大家都饿了,可饭菜却算不得丰盛,我们就央主人加几个菜,另外结账。谁料店主很无奈的说,没了,就准备了这么多。无法强求,就约好明天中午,每桌都要再加几个像样的菜。吃过饭晚,稍事休息后,我们到离住处不远的海滨广场转了转,泽泽喊累了,便跟着姐姐留在了旅馆里。广场很热闹,有成排的摊铺卖旅游纪念品,还有就是烧烤的拍档。正要回去时,姐姐来了电话,说泽泽有些拉肚子。我们急忙叫了辆出租车,其实路程很近,拐过两个比邻的十字路口就到,7块钱,司机大姐服务态度很好,中途还拉我们到药店买了一盒丁桂儿脐帖。泽泽现在嘴很馋,一路上吃了很多东西,跟在我后头,时不时地就要好吃的。再加上多少会鞍马劳顿,水土不服,所以有轻微的腹泻,倒不打紧。贴了一剂丁桂儿,睡过一夜,便好了。泽泽确实是长大了。

一夜无话,点了蚊香,没发现蚊子,有人打呼噜,也没太影响睡觉。七月下旬的伏天里,这儿还要盖个小薄被儿才能入眠。

第二天我四点多钟就醒了,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一会,起来,洗漱完毕,到六点半开饭时间还早,就独自出了门。海岛的清晨凉爽干净,我顺着路口指示牌去烽山的方向,沿马路上坡前行,问过路人,说不远。约莫二十多分钟,来到烽山景区的大门口,这已经是在半山腰的位置了。山被笼罩在浓浓的雾气之中,一个巨大风车的轮廓就在近旁的山坡上。



长岛共有六大景点,烽山是其中之一,同另一景点林海相连,合称烽山林海。不知为什么,我浏览诸多旅行社的长岛行程,多为半天的北三景,即北岛的九丈崖、月牙湾,以及南岛北端的望夫礁。除非全岛行,就没有烽山和林海的安排。我当然是没有这里的门票,正要折返,却看到一个年近百半的妇女,从我身后过来,径直走过检票口旁开着的一扇小门,上山去了。想来这个时间,景区进出是无人管的。再说了,有哪个游人如我,大清早愣儿吧唧的游逛呢?上山是一溜的柏油马路,蜿蜒曲折。再没一个人,雾气重的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不过空气很好,微带潮湿的,狠狠的吸上一口,直沁到骨子里的清爽。不久就碰到了岔道,我按指示牌右行,没过多久,来到一片平地处,见到了全景区的导游图。也没什么感兴趣的地方,向右有处院子,是个鸟展馆,向上是烽山极顶,也是长岛至高点,我三步并两步的跑了上去,就一展翅欲飞的老鹰石雕,还有个亭子,应该是居高观海的好所在,可这雾实在是太大了,人就在雾里,啥也看不到。



山路开始左转,应该和来时的路形成一个圈,不用走回头路。路边还有几处圈养的动物,可怜兮兮的。要说景致,值得一提的是漂亮的蛛网。开始见到一个两个,很稀奇,仔细端详它,一圈一圈的,整齐有序,略带露水,随风微微颤动。后来发现山上树上到处都是,大的如脸盆,结在两棵树之间,小的就在树杈间,横着的、立着的都有,煞是好看。

我几乎是跑步下山的,路过一个岔道,去向是林海,因为离吃饭的点儿很近了,也没有理会。后来看过地图,从那里到林海,还有不近的一段路呢。回到住处,已经开饭了,不过一些小菜之类,每人一个鸡蛋,稀粥是管够的。按导游的要求,七点整,大家齐齐来到路口等车。可这车左等不来右等不来,看导游的样子也很焦急,既然已经上了他的船,也只能跟着随波逐流了。本来团队游的优点之一就是车接车送,这一等,优点便去了大半。车子载着我们向北岛而去。第一个景点是九丈崖。观景台对面,是段几十米高的巨崖,呈倾身探海之势,崖体上多窟穴,鳞次栉比,极其险峻。崖下游人或点或片,涉水徐行,崖前是平阔蔚蓝的大海,远处游轮快艇交相破浪,构成了一副人与自然和谐壮美的图卷。


我们也沿着海岸前进,从下仰望,则更感到九丈崖的纵横嶙峋了。岸边满是色彩形状各异的石头,这些从岸崖上被风侵浪蚀剥落下的石头,当初一定也是棱角分明,但经过千万年的海水的拍打和洗礼,棱角没有了,完全变了模样。泽泽跟着我们,牵着手,走完了这段礁石交错的海岸,又上了很陡的一段台阶,穿过珍珠门石洞,结束了九丈崖的游览。下一站,月牙湾。

月牙湾是由绚丽斑斓的球石铺就的海滩,这是长岛所特有的。具有为曾在这里当兵多年的同事讲,这海滩上的球石,比当年至少矮了两米,现在更难觅到大个儿的了。人呀,面对这美轮美奂的大自然,究竟是要欣赏她、留驻她,还是为了掠夺她,亵渎她。我和泽泽一起拣了些不大的石头,装在矿泉水空瓶里,带回了家。我们沿南北两岛的跨海公路回到南岛。据导游介绍,当年唐朝大将尉迟恭驻守北岛,一日染大病,住在南岛的唐太宗急于探视,却奈何风浪太大无法成行,心急如焚,晚上做了一梦,一条白龙横跨两岸,变成一条大街,一早起来,梦竟成了真。这把当然不是唐朝的建筑,不过这样看来,这条联通两岛的海坝,从构想到落实直至今天仍在发挥重要作用的历程,绝对堪比伟大的三峡工程了。




望夫礁就在南岛的最北端,紧邻大坝,近望北岛。望夫礁,是我国海岸渔民文化范畴中的一个具有普遍性和标志性意义的文化要素。远观那块孑然挺立在海中的礁石,真如一位妇人怀抱婴儿远眺茫茫沧海,祈盼着丈夫的归来。或许是现在的人们不喜欢这种苍凉凄楚之感,不知何岁何月,便将那妇人当年所念之“夫”,换成了今人所望之“福”,而且还是个“天下第一福”呢。一字之差,境界全异,文化传承不敌流俗之势呀。午饭因为有头一天的关照,每桌多上了四个菜,平均每个菜要20块钱,吃起来味道也很平常。不过主食海菜大包子,做工虽显粗陋,却很合大家的胃口,我一人儿就吃了四个。最后店家也很慷慨,又送了我们二十来个包子,路上被我们全部吃掉了。愉快的长岛之行就要画上句号了,在回去的船上,已经很少有人再到甲板上观海了,大部分人都坐在舱里昏昏而睡。景已看完,紧张兴奋的精神一下子松弛下来,疲倦就越发的显现出来。跟团,怎少不了购物店。没办法,也都没空手。出蓬莱的时候,已经下午4点。泽泽出了中间吃点东西,基本上是睡了一路,其实她比大人们舒服,体力恢复的快。零点过后,终于回到家。

1 顶一下

对不起,您所在的会员组没有评论权限。
网友评论